琉璃柩

半人马座星云
悠悠sama的文与一些音乐

杰克吉伦哈尔扮演的洛基

卧槽,后知后觉才看了夜行者,这个故事难道不是雷神同人基神独角戏现代au吗?!毛毛的角色设定简直就是穿越来的嘛,黑头发和凹陷的双颊,苍白面孔薄嘴唇的侧颜杀…两眼深陷让人想到饿鬼,目光却像煤核一样闪闪发亮。
虚无的过去,操控人心的银舌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高智商和一黑到底的内心,时不时让我想到小丑的假笑,某种程度上说毛毛的演绎可能比原版的抖老师更出色。
当毛毛扎头发的时候简直满足了我长久以来对基神发型的梦想(另一个梦想是真人版的黑色甲油)。

为毛毛打call!

一个写手最宝贵的品质是什么呢,勤!奋!

显然我并不具备。

(今天回家还是刷剧睡觉……


【Bucky X Loki 脑洞】霜冷长河

 一个AU脑洞,cp是霜冬霜,也就是传说中的基巴组合(。特别冷,所以这个故事发生在广袤的俄罗斯~~

我爱拉郎,拉郎使我快乐,介意的不要看。

惯例,观看时请尽情地浮想联翩,将脑洞挖深挖透,挖广挖宽……

下面是剧情梗概


1、

欧丁来自西伯利亚的小城,他年轻时到莫斯科闯荡,苏联解体那会发了财。他戴着硕大的戒指和意味深刻的纹身,一只盲眼从不掩饰,另一只蓝眼睛的凝视则能让每一个新入行的人打寒战。他的地位都是凭着狠劲得来,有人说他杀过很多人,有人说他杀过更多。

他邂逅过一个东欧姑娘,她黑发绿眼,靠在夜场跳舞为生。她说带我走吧,我只要一间小房子,和你一起。她在贝加尔湖...

推荐按钮回来了!👍欢迎大家多多点击!(你先更新吧

九九八十一

这首写西游记的歌就是传说中的百搭神曲。

其实并不百搭,只是up主剪刀手们都太厉害了,忍不住来一个汇总。人物和那么多角色一一贴合,也是非常有意思的事。相关作品甚多,这里只按个人口味。


壹。神仙妖怪全员女孩子,入坑之作,up主:爱吃沙耶加的杏子酱


贰。全员男孩子,好看的霓虹国男孩子。up主:超烦豆先森


叁。漫威群像,不仅毫无违和感,还很带感。up主:潇洒的干脆面君


肆。美型版群像。嗯 ,这样的妖怪请来一打。up主:百卷君


失忆症精怪故事 番外pwp

被排版搞疯了,不知道如何做一张能够被撸否接受又符合我想法的长图,于是只能这样发,看起来十分莫名。唉。正文三篇点这里

并不是特别直白的一点百合肉:

先点这张图

再点这张图

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

【基锤 ABO】Wildest Dreams 第三章

bgm点这里 

 主题曲点这里


 Chapter Ⅲ Spark


16

钟正敲着,鸥燕围绕在戳进阴霾天幕的石塔四周,发出阵阵鸣叫声。

战争的损耗让加冕仪式从简,皇袍加身的虚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昏黄日光斜进古旧的殿堂,目光落处都是那些新面孔,洛基想,自己脚下的地毯大概浸满了老臣的血。

约顿的魔鬼不会忏悔,他闭上眼睛,想让权利带来的快感多维持一点时间。因为征服一片土地可以很快,而征服一个人,大概半生都不够。

没有人能责怪主帅大意放走了重要俘虏,洛基告知蛮人头领阿萨的王子重伤不治死在了路上。


索尔接到了密探的情报,约顿的王冠已经戴...

几条真理

如果你不是个作天作地爱好作死的正常人,那么。

你对ta究竟喜不喜欢你存有疑惑——

ta不喜欢你。

ta这个表现,是不是只是想睡我而已??——

ta就是只想睡你而已。

感觉ta最近有点怪,是不是出问题了——

ta的确出问题了。


面前若然是碰见我不修边幅像重重杀机
困在禁地太垂头丧气 
宝贵的感动在原地我好想不管法纪


求生的人最可悲 
求死彷佛了不起

Theme music for 《Wildest Dreams》

We Want War

  Some of these trees have been growing for years
  the leaves on the floor must be five metres deep
  the paths are a labyrinth or even a trap
  some tides don't turn some things never come back.

  Secret recordings were made in the marsh
  I bore a hole in the...

【基锤 ABO】Wildest Dreams 第二章

bgm点这里 

主题曲点这里

Chapter Ⅱ  Chain


9

索尔的眼前有光在晃,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挡,手臂却是酸涩难耐动弹不得。

他一开始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他梦到了洛基,黑发绿眼的男孩在晨光里对他笑着,那笑容仍旧是真假莫变,模模糊糊远远近近,呼唤着他的兄弟。

人影摇动,光点明灭。

许久之后他才稍微清醒了些,颠簸的马车外天气昏沉,身上的伤口仿佛浸了盐,随着压过石块的车轮把疼痛碾进他的脑子。索尔慢慢能够听见马蹄踢踏之外的悠远回声,那是被风卷起的冰冷海浪拍击崖壁的声音。

洛基,他怎么会梦见洛基,他已经有十多年没再见过他。


日暮时分马车才...

洛基勒住马缰回头看,一望无际的丘陵与荒原无处落眼,远方一块巨大的积雨云,携带着闪电笼罩于地平线处,阴影盖在青苔斑驳的石块与随风伏地的枯草上。


写完了这句子,才听到这首歌。真是巧。

Lamborghini 爱予疾风 / Lo scriverò nel vento 第十章

普通字体by悠悠sama

下划线by@桃之腰腰一尺七

ps.49节的内容是桃桃写了之后我又改的,所以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第十章  Empty Tank


46、

索伦非常喜欢芬里斯的报告习惯,整齐、规律、详尽。尽管他并不欣赏芬里斯本人,成不了大事的,是他下好的定义。或许他这一生欣赏的只有自己。一个运气不太好但不妨碍大局的自己。

而他评定为乏味的现任默克伍德大公和只有小聪明的新任F.G总裁劳非森先生的照片分别躺在两摞文件夹的封面上,各自淡定地面无表情。


芬里斯不需要什么朋友。他低头摘掉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那副眼镜是平光的,假装个小会计的确不...

他战褛过时,前事惟可拾,

却是万箭穿心再一次。


【基锤 ABO】Wildest Dreams 第一章

by 悠悠sama


ChapterⅠ  Buck

 

0

雪还没有停。

或者那其实也不是雪,只是雨水冻成的小冰粒,它们在人群中弹跳,就像索尔铁锤下面蹦出的骨头渣子。

索尔的脚踩在血水混合的泥里,湿冷天气让它们变得和狗屎一样黏糊,也让索尔的动作变得迟钝——至少他自己这么觉得。他仿佛不记得战争已经持续三天,他仍在挥舞锤子,敌人的脑浆沿着手柄滴落下来。到处都是敌人。

在索尔徒手捏碎一个人的下巴之后他们曾经停下了一会,之后他们继续围拢,包围圈越来越小,索尔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远处那个骑在马上的人应该是下了最后的命令。

奥丁之子永远不会投降。索尔的马早前就被几杆长矛...

关于如何做清明梦 以及种种

by 悠悠sama

如题。清明梦简而言之就是你知道自己身处梦中,并且可以控制它。

其实我早想就自己的感受来写这么一篇,不过一直懒得动笔……在接触到清明梦的概念之前,我以为人人都是可以做这种梦的,因为它非常有趣,不能经历实在很遗憾(喂。


于是这是一篇关于清明梦技巧的文字,不过它完全来源于作者自己的经历,不包含任何科学依据以及解释,作者对其效果概不负责。

咳咳。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一些幼年时候的梦,久远到托儿所时期,大概3岁或者4岁。小朋友们必须在托儿所睡午觉——这个时候的清明梦还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而它们基本都发生在午睡时。

有一次我梦见自己变得很轻,可以像在月球表面那样...

我要写ABO,我要写ABO

打滚。

我炸了😭😭😭😭😭😭


Singing Monsters:

画张和殿下合写的精怪故事插图,原文请点

Vol 1.Dream

Vol 2.The Narration of Z

Vol 3.The Memories of J

大概是end了…但大家务必可以催促ta @琉璃柩 写吃肉的番外


谢谢阅读3


失忆症精怪故事Ⅲ The memories of J

怪奇GL第三篇,小黄兔正在作画中……

前文点这里: 一     


失忆症精怪故事

The memories of J

 by 悠悠sama


1223

 

德意志的国王弗里德里希把一纸卷宗递给旁侧的文书。他走出王座四围的刺绣幕帐,异邦使臣已在宫殿外恭候多时。

西西里王宫建造的颇富东方神韵,阿拉伯式的圆柱和挑高穹顶,那些洁白的大理石与描金镶嵌的彩绘正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丝弦声于高窗投射的光柱中抛洒出琥珀色波纹,光可鉴人的地板上堆叠着来自埃及的香料和那些从穿越沙漠骆驼上卸下的丝绸…...

每当一不小心看到把受方写成平胸小魅娃的同人文,雷的七窍生烟之时,感觉需要看十篇逆cp的文才能回血……大概我的cp观就是这样被搞的毫无节操的吧。

想象一下那些185+浑身肌肉的汉子扭捏着抛媚眼还哭哭啼啼的不觉得膈应么,又不是变装秀AU,真是不能理解= =

Lamborghini 爱予疾风 / Lo scriverò nel vento 第九章

普通字体by悠悠sama

下划线by@桃之腰腰一尺七


第九章 Back Marker


41

洛基将额头抵在双层玻璃的舷窗,几万米的高空中云层染就阳光,铺成金涛万里,这景色完全不适合伤春悲秋的离别。“你留下来。留在我身边。”瑟兰迪尔曾在洛基 昏迷的时候贴着耳廓的细语,轻巧地犹如一戳即破的幻梦。仿佛谁真的可以留在这里成为堡垒里的珍贵宝物,只被最尊贵的人藏起爱惜。
心里宛如陡峭岩缝中萌生了嫩叶,又如荆棘中的玫瑰芬芳摇曳,大概可以称之为爱情的情绪不受控地缓慢滋长。承认吧,他爱他,正如他也爱着他。
只可惜这份感情的受众恰恰是这样两个人——爱情不过是他们加以利用和控制的...

The Narration of Z

失忆症精怪故事 第二篇

Singing Monsters:

随殿下的原创,她的前篇请戳←,有生之年,分级R,单篇完


The Narration of Z

by Kkibou


美人赠我锦绣段,何以报之青玉案。


我同J在2014年重新相识,果然,她对过去一无所知。她问起1795年的人是谁,这倒不怪她的记性,我从未向她细述那人。

我杀了他。

一个男人,英格兰人,金发,人很聪明,有时自以为聪明。我记得他的名字,但宁愿不提。我爱过他,或是呢喃耳边的记忆偶尔提醒我曾爱他。他死在伊比利亚半岛,客死他乡,胸口嵌着一颗法...

失忆症精怪故事

有生之年,这是一个怪奇gl,有肉汤(。(逃。

以及,这文现在是一个系列啦!第二篇点此

以及同时食用的BGM


失忆症精怪故事

——Irreplaceable dream


by 悠悠sama

我有一位朋友Z。我们在网路上认识,机缘巧合,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Z十分有趣、博古通今、并且富有耐心。我们晨间招呼,晚上互道安好。我几乎每天都要和她讲话,直到这与吃饭喝水一样成为某种习惯。有时候我们会就某个莫名其妙的话题彻夜长谈,有时候Z会突然消失,让我混沌的真实生活重新来折磨我。

我小心翼翼地呵护我们的关系。


我们不常见面。Z看起来年轻、活泼又娇小,并不...

此歌可脑补十万字,可惜中间插的念白煞了风景

嘲笑谁恃美扬威  没了心才好相配

唱别久悲不成悲  十分红处竟成灰


牵丝戏
作曲:银临
填词:Vagary

嘲笑谁恃美扬威  没了心如何相配

盘铃声清脆 帷幕间灯火幽微
我和你 最天生一对

没了你才算原罪 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 并肩行过山与水
你憔悴 我替你明媚

是你吻开笔墨 染我眼角珠泪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 我却只由你支配
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 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 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
苦乐都跟随 举手投足不违背
将谦卑 温柔成绝对

你错我不肯对 你懵懂我蒙昧
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
你枯我不曾萎 你倦我也不敢累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葳蕤 揉皱你眼眉
假如你舍一滴泪 假如老去我能陪
烟波里成灰 也去得完美 


【琅琊榜】清梦初回秋夜阑(完结)

Ps.简单说一下这文是双线程,最后合二为一这样。

清梦初回秋夜阑

By 悠悠sama

 

又下雪了。

北风半息,四下里静了许多,梅长苏闭着眼睛,似乎可以听见雪花拍打在军帐上的簌簌轻响。

他睡不着。帐中火盆烧的挺旺,那些橙红光色还在透过眼皮跳动着,可仍然太冷了。

帐外正是呵气成霜,而立在一旁的甲胄与置于刀架上剑刃该比冰更凉。

再重的盔甲也抵不住强弩铁箭,剑倒是把好剑,身无武功之人却再也舞动不得。那剑是临行前太子御赐,梅长苏笑说这宝贝到了自己手里只能浪费装装样子,但仍旧是收下了。

 

冷就像一条蛇,顺着肌骨的缝隙往身体里面钻,指尖都似伸进了霜雪中,凉的堪比那

最近满脑子都是苏靖苏,手痒难耐,有时间一定得写出来……

另外这首歌也太贴了,看词如见画面,愉悦地嚼着一嘴玻璃渣(。


好梦如旧 

词:并瓦

只求当年七分才力,将你描摹无虞 

难现锦绣字句,折煞玲珑词笔 

不甘愿默认是我江郎才尽 

陈言勿去又何用闲人提醒 

越记得清晰,越难求神似 

搔首至发落,方有一句得 

检点旧书册,已入古人歌 

夜半深雪对坐,满面尘世烟火 

问你能懂几回合 

不捧出肺腑怎知心头血犹热 

既相逢不妨挑灯呵手照山河 

有些话道破一半忽又沉默 

听寒寺钟声请野佛 

从不在意消磨却恐惧被埋没 

谁拨开春草寻底下两道车辙 

曲早离了口那琴弦还颤着 

愿我们侥幸被记得 

(合)谁能记得 

爱和占有间界限有多细瘦 

是否小过眉峰里藏墨暗钩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昔在眼前时,万言尚未够 

而今分两地,一字也觉偷 

何来满腹闲愁,难觅一眼风流 

(合)理什么浮名身后留 

(合)若长相守不过你拈花我把酒 

酒醒后能否赏我个好梦如旧 

你不先去怎知我相随在后 

红尘白雪世上一走 

从不在意消磨却恐惧被埋没 

谁拨开春草寻底下两道车辙 

曲早离了口那琴弦还颤着 

愿我们侥幸被记得 

谁能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