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柩

悠悠sama的文、音乐和其他
又拆又逆混乱邪恶特别挑剔

【沈炼X裴纶】有鬼夜杀人 02

二刷以后更加鸡血了,想情节坐过四站地铁我会乱说(。

照这脑洞估计得中长篇,写的不快,希望那时还有人在坑里。


有鬼夜杀人

by 悠悠sama

前文点这里


四、

“叫我沈炼就行。”

不知为什么裴纶对这句话印象非常深刻。那时沈炼的眉间还没有这么深的“川”字,几乎仍是少年般年轻的脸上投射着夜幕下的纷繁光影,有一个瞬间让裴纶觉得似乎一切都静止了,那人转头看向虚无的前方,橙色灯火覆盖在他的脸上,穿透那琥珀般剔透的虹膜。

那时自己叫他什么,学长?可能吧。

 

“成,沈炼。”裴纶清清嗓子,“我正好饿了,你也还没吃饭吧,一块呗?”

沈炼拉上枪栓,“等我换身衣服。”

 

裴纶坐在客厅的沙发,那只黑猫从它的豪华居所顶端跳下,远远蹲在一边,仿佛监视官似的和他继续大眼瞪小眼。沙发里的男人弯下身体,企图用模拟猫叫吸引对方过来,然而猫咪并不为之所动。

沈炼用五分钟冲了个澡,他回到卧室一边擦头发,一边拉开衣柜,眼睛在毛巾挥动的时候上瞟,柜门暗角一个微型摄像头。目光转动,墙上的画框与落下的细微灰印之间有了几毫米错位,他知道那下面是刚刚放置的窃听器。

 

坐在沙发里的客人并没有等多久,唱片甚至还未放完。不被猫搭理又不热爱欣赏音乐的裴纶百无聊赖玩着手里的烟盒,沈炼走出来,身上仍然是件熨的四平八稳的衬衫。

他没搭理裴纶,径直打开橱柜门,拿出个写满日文字的猫罐头。裴纶一乐,“你家猫伙食不错啊,什么品种的?”

 “野猫,在局里大院捡的。”沈炼蹲下身,把罐头倒进猫食盒里。

“得嘞,那你也得请我吃顿好的。”裴纶把烟盒塞进牛仔裤后兜,“我没开车,坐你车吧。”

 

五、

裴纶钻进沈炼那辆黑色大切的时候,似乎觉得自己真的有些饿了。这种感觉几乎不是来自胃部,而是从脑海深处,用饱食和性都无法填满的饥饿,在过去的两年里,时常会悄然无声地来折磨自己。

“去哪儿?”沈炼发动了车子,他转头看了一眼裴纶。“哦,流月斋吧,菜精巧,味道也不错。”副驾上的人又笑了。

车出了地下车库,前往市中心的路总是有些拥堵,裴纶伸手打开音乐播放器,还是大提琴,他随即又关上了。

沈炼一手搭在摇下来的车窗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早回来了哇!”裴纶依旧笑嘻嘻的,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什么事,“捡了条命,从你们一处调出来,现在二处干些清闲活。”

绿灯亮了,车龙终于开始移动。前夜下了雨,天仍旧是阴的,通红一片的尾灯模糊映在潮湿的路面上。

 

流月斋的门口一排豪车,装修却没有金碧辉煌大红大紫。这个仿明代主题的餐厅看起来颇为高雅,据说博古架上放的都是真的文物。

裴纶显然和店家很熟,同沈炼俩人坐进一间小包厢。精巧的宫灯从屋顶垂下来,黄花梨木的桌椅质感温润,服务员毕恭毕敬递上菜单,上面的标价让沈炼只想翻白眼,旁边裴纶却看也不看,他往椅背上一靠,冲穿素色唐装的服务妹子伸伸手,先来两客扒辽参。

半桌菜都是裴纶点的,沈炼只叫了一壶碧螺春。茶是好茶,冲泡也得宜,沈炼觉得这是当晚唯一值得那价钱的东西。

裴纶夹起一筷笋丝,他也没有喝酒。“真看不出来你还会品茶?”

“过去我爸教的。”正把玩的白瓷茶盏在柔和灯下仿佛玉质,脆弱的似乎被那惯于握枪的手轻轻一捏就会碎掉。沈炼的目光从茶盏上挪开,

“说吧,你想干嘛?”

包厢门扉紧闭,安静的仿佛门外也没有其他客人。

“啧,”裴纶放下筷子。“沈炼你严肃了啊,咱俩谁跟谁啊。”他拿起自己面前的茶盏,宫灯的淡光照不进笑眯的眼睛里。“上面呢,也就是让我盯你两天,然后我把报告凑合一写,这事就算过去咯。”

“代号316已经结案,狙击手被我的人击毙,这些卷宗里都写了,你应该也看了吧。”沈炼看着他旁边的人,眼睛又黑又冷,就像他的枪口,像一块寒冬的深夜。

“可死人不会说话。”裴纶不笑了,他对上那双眼睛,拿过桌上的茶壶,琥珀色的茶水撞进瓷杯里。

 

六、

沈炼不会拆了自己屋里的监视器,他还要用那些东西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裴纶清楚得很。

“那你就找证据来写你的报告吧。”沈炼很讲信用的结了账,又留下一句,“别和我称兄道弟。”

裴纶独自出了餐厅,问前台要了个一次性火机,站在门口点着了烟。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空气湿漉漉的,可能又要下雨。裴纶没有叫车,他沿着路慢慢走,看见霓虹灯逐渐亮起来,云层反射着整座城市的光,天幕变成一种混沌红色。

抽完一根又点燃另一根,沿途路过个烧烤摊,几个大学生模样的人刚开了一桌子啤酒,裴纶忽然想起来上一次和沈炼吃饭,似乎也是对方掏的钱。

烟雾散开,在潮湿的空气里似乎都变得沉重,远方的云朵间响起了几声雷霆。

 

猫在角落的窝里蜷成一团,沈炼躺在床上,没开灯,雨打在窗玻璃,黑灰的斑驳影子被拉的好长。

他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见到裴纶,似乎在他的印象里,对方还是那个国防大学满脸阳光的学生。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