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柩

悠悠sama的文、音乐和其他
又拆又逆混乱邪恶特别挑剔

【神兄弟】蛇

如果雷神3不是个搞笑片。

bgm点这里



by 悠悠sama


索尔是不怕蛇的。

索尔见过海底的巨蟒异怪,盘绕整个中庭大陆。它的鳞甲比钢铁坚硬,它的血如同沉厚油脂,能蚀穿一切礁岩。它在海沟深处翻动,吞吐毒雾,天顶千丈高的云层就翻涌成涡旋,万里怒涛如墙,击碎人类的航船。

那些船像木头玩具一样脆弱,船上的人被巨浪掀进水里,葬身鱼腹。岸上的人在冷风中悲泣,他们向众神献祭,牲畜血肉和仇敌的脑浆从祭台上流下来,鲜红的好像索尔的斗篷。

索尔挥舞锤子,雷电在云层里爆出火花,整个天空传出撕裂般巨大的轰鸣。极亮的光芒可以让人类瞬间目盲,他们跪拜下去,不敢再往上看。

 

索尔望见父亲站在悬崖边,接受人类的祭礼,风浪止息,大雨在他的身旁分开。瓦尔基里的白色盔甲以霜雪凝成,她们骑着飞马,把人类的魂魄带往英灵殿。

他脚下的苍绿苔藓伏在地上,刀削般的崖壁下是漆黑的海水,就这样拍击了几千年。

雷神的电光穿过天际边缘,宛如游动的蛇。

 

索尔喜欢蛇。

索尔记得庆典前夜,他的弟弟从帷幕的阴影中走出来,火光映亮那对翠绿眼睛,又消逝在他虚假的笑容里。魔法把杯中美酒变成了一尾毒蛇,金杯摔落在地,侍从吓得尖叫,它嘶嘶游过洛基的袍角。

雷神微笑着揽过洛基的后颈,那时他还不曾预料对方的真正身份和接踵而至的谎言。

 

就像他曾以为奥丁的头生子是自己。

众神之父无数次在金宫大殿的王座上宣告,掷地有声。我的头生子,索尔。雷神之锤的继承者。

回声在阿斯嘉德震荡。那只无人能拿起的锤子,用将死之星的内核锻造,被捏得粉碎。

 

真正的头生子曾与奥丁并肩战斗,杀伐征服,九界稳固,等着她的却是流放。女武神飞马的巨翼破云而出,阴霾中金芒流泻,搅动起翻涌如墨的天幕。她们效忠的只有神域的王,于是长姊只能将一切交托给死亡。

索尔站在中庭的悬崖边,如同他的父亲。海浪一如既往拍打岩壁,他们有着同样的金发蓝眼,只是人类不会再祈求众神庇佑。他的同胞姐姐并不像他,反而更像身旁毫无血缘的洛基。死亡女神的笑容里没有笑意,她被布料紧紧包裹的柔韧身形仿佛一条蛇。

洛基也喜欢这种冷血动物吗,滑腻的鳞片和无机质般的眼睛,匍匐在地咬过路妇人的脚跟,毒液却能让最强壮的男人顷刻毙命。

 

复仇者不是索尔。他还在世间的唯一血亲浑身都是愤恨与怒气,仇恨,索尔对此莫名熟悉,它就像毒蛇的尖牙或者洛基手里的刀子。

曾刺穿了苍穹的雷电陨灭在云层里,蛇牙上的毒侵入心脏,让他无从抵抗。

 

金宫永远闪耀光芒,亿万年不朽,自它的阳台能够俯视整个神域。日轮起落,潮汐更迭,庭前的树木挂上繁花硕果。索尔与他出生入死的勇士们曾在此嬉闹打趣,也与曾经的爱人在此执手拥吻,神后在此遇刺,奥丁的黑鸦在此落上肩膀。

什么也不曾剩下。死亡女神的声音轻柔如伊甸园诱人犯罪的蛇。

 

你好好看看你的国。

 

索尔看不清。长姊海拉的刀刃毁掉了他的一只眼睛,温热的血淌下来,把整个天地都染红了。阳台的石墙边缘硌在他胸前的伤口,被扼住的喉咙如同灼烧。疼痛倒不明显,颅腔内却在嗡嗡作响,死亡的火焰点燃了那些美丽乔木,正在吞噬一切,花朵瑟缩成灰,焦黑枝干坠落下去,仿佛亡人骨殖碎在地上。

血色淋漓如同人类的生祭,火焰遮天蔽日,满耳的嚎哭哀声卷起烟尘。

璀璨的建筑与王座轰然倒塌,没有什么能够永恒不朽。

 

诸神黄昏终将到来。

 

何谓仇恨,何谓复仇。洛基从漫天的光焰里走出,尘霾中闪闪发亮的翠眼就像他幼年时化身的那条蛇。他收起手里的刀子,他走向自己的兄弟,没有呼唤雷神的名号。

神域的臣民奔向救主,邪神带来的大船漂浮于茫茫星海,阿斯嘉德在地狱的业火中化为齑粉。

 

将死星系的光芒历经万年,穿过舷窗。

失去一只眼珠让索尔与父亲更加相像,也或许他们全然不似。

索尔遮住盲眼,洛基就在面前,他接住索尔抛出的东西,证明自己不是个幻影。

他们并肩而立在舷窗前,如同儿时在金苹果园里,如同雷神的加冕前夜,如同中庭一役结束时,如同身处黑暗精灵的荒蛮行星……

他们仿佛那日站在高耸的海崖上,仿佛一对真的兄弟。风把苔藓吹伏在地,他们的父亲就消逝在浪涛拍击了千百年的远方。

洛基的手腕上没有枷锁,身体也并未被刀锋洞穿。他头发黑的如同蛇夜色般的鳞片,窗外星系的光芒在那上面熄灭。

索尔喜欢蛇。这喜好和他光明灿烂的外表毫不匹配,而他却总能坦然说出。

 

时过境迁,诸神都已消亡。索尔低头,看见脚下有条绿眼睛的黑蛇,一线细长瞳仁冷得如同宝石镶嵌。那蛇顺着他的脚踝向上游走,冰冷的鳞片滑过皮肤,让他一激灵。凉滑触感盘绕大腿根,尾巴怕打叫人羞耻的腰腹侧肋,蛇环过他的脖颈,鲜红的信子舔上缺失了眼球的嶙峋肉洞。

带着毒液的尖牙慢慢咬进他的喉咙。

这一定是个梦或幻觉,只是接连不断的战斗让他太累了。

 

洛基离开了他们的船,他把自己从奥丁宝库里偷拿的空间宝石献给了赛诺思。

 

海拉在她冥界的王座上轻笑,毕竟终有一天万事万物都将归于死亡。

 


FIN

 

 

在北欧神话中,索尔于诸神黄昏与巨蛇耶梦加得同归于尽。


评论(12)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