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柩

悠悠sama的文、音乐和其他
又拆又逆混乱邪恶特别挑剔

他的眼睛是潮湿的苔藓和森林,振翼的黑色鸟群。

他的嘴唇是风干千年的霜雪,毒与蜜。

他颈间经络滚动,咽下苦果、火药、铁焰、血水和一个谎言。


他抬起手指,光映亮额前眉角的伤痕。

你又敢不敢收下,邪神的祭礼。

评论(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