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柩

悠悠sama的文、音乐和其他
又拆又逆混乱邪恶特别挑剔

重温了《异形:契约》,不得不说影院里看过的删节版的确是把草莓蛋糕里的草莓摘出去扔了,加之迪斯尼爸爸说不准备继续投拍该系列,而雷导原本打算的后续有5、6部之多,内心有点复杂。

雷德利·斯科特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角斗士》中大雪覆盖罗马人的盔甲,手起刀落,鲜血飞溅在结霜的树干,将军嘶吼strength and honor……这场景与《银翼杀手》一样甚至一定程度上塑造了我对世界的看法,或者说实现了我的幻想,让我在自己的中二时代反复看过无数遍。导演的品味和审美永远惊艳绝伦、触动人心。而《2049》是我的年度最佳影片没有之一,如果满分为5星,那么我可以为它打6星。

《契约》中依然延续着这种旷达的、壮丽的美。开篇时的构图,远处空阔湖面的鸟群,室内的三角钢琴和墙上的画,众神进入英灵殿。

如果说同为我爱的导演,诺兰的主旨是“性灵和情感是宇宙中最伟大的东西,也是人类存在于斯的唯一理由”,那么雷导就是那双来自于人类之外的、冰冷又无机质的眼睛:“你们根本屁都不是并且一切终究归于尘土”,这二者都是我所钟爱的。

 

所以《契约》我实在无法打分。雷导在其中注入了太多精彩的隐喻和哲学思考,以至于对人类的不屑到了随意的地步,这就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荒诞。影片中的人类是愚钝的、自大的、没落的、所谓的人性情感都肤浅不值一提,甚至可以说是应被淘汰的象徽。

剧情完全是靠(人类)角色们的愚蠢来推动。不合常理、不合科学常识和正常逻辑的荒诞行径,几乎可以认作是一种寓言式的嘲讽,但对于我个人而言,在如此背景的科幻电影中,这样的荒诞带来了让我无法认同的割裂感,即便我能体会到导演的用意,但不合逻辑的设定就如同看到某篇文开头写摇滚歌手AU然而主角只会唱口水流行歌一样——通常这时我会立刻点叉。

 

提到隐喻的话,可说的就太多了,比如在异形系列中抱脸虫多袭击男性,这仿佛女性外生|殖|器的家伙通过男性的口部腔道进入他们的身体来繁殖,孕育的异形最终破体而出,这些“生育者”需要忍受极大的痛苦。

而每一部异形的英雄都是女性。

感受一下。这就是拍过《末路狂花》的导演。

当然还有世间最完美的造物——远胜于人的人造人以及异形本身都是无法自行繁殖的……人类的繁殖欲望一直是全系列的拖累,女主的丈夫必然要死掉,亲热的情侣必定会血溅当场,想着另一半的这一半必定会干傻事。Emmmmm。

 

至于法鲨的演技有目共睹就不用尬吹了,无比天真纯洁又无比残忍,毫无欲念又满怀着欲望。

 

弑神的大卫走过遍布焦尸的广场,走向月色下的殿堂。巨大建筑和仿佛风化了亿万年的扭曲人体,这科幻画般阴暗广博的场景让我捂住心口,它再一次充实了我的幻想,把梦境还原于荧幕。有这些也就够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