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柩

悠悠sama的文、音乐和其他
又拆又逆混乱邪恶特别挑剔

Repo 爱予疾风

作为的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码字人士,能收获好读者和这样一篇repo可以说是太幸运了。

这个本子的形态在我脑袋里盘踞了说实话有几年了,由于现实种种限制也反复改过方案,印厂因为忘记烫书口还返厂拆封重烫了一次,中途各种麻烦别人各种交涉疲累不提,最终能成现在这个模样,也算是终于了却了心愿。(另外精装本那么厚重是因为纸张额外由80g升级到了100g~)

扉页浮游在荒芜路上的鲸鱼算是我一个得意设计,当然书里面的排版和首页插图最终效果还算不错,能让读者们觉得有品位就太好了。


这篇文的开头的确如小薄所说,比较浮夸华丽,之后才慢慢开始更有了些质感。

而两个人从陌生人到亲密、算计、伤害、相爱的过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也是我热衷于写AU的原因,我总希望自己写的东西是没看过原作也可以无障碍阅读的,也可以从中体会到角色的情感、成长和错误,作为独立完整的作品存在。

同时我们也一直试图传达爱情和钱都不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人们都有自己的追求与责任,就像生活没有绝对的甜、刀和HE、BE,文中的他们也一样。

所以,那些铺垫侧写没有白费,小薄能从这些描摹中捕捉到他们完整的样子,真是太好了。


至于各种小细节小梗则是我特别喜欢的,哈哈,永远欢迎各种探索发现~其实本子里最大的一处补充就是关于文中一个有象征意义的道具——兰花的,不知道有没有被看出来~

以及大王他其实五音不全哈哈哈,正文没机会写,只好补充到了番外里~


写文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除了自己爽之外,恐怕就是这样的时刻。

感谢,感谢阅读。

极宴:

 给 爱予疾风 的repo

 @琉璃柩   @桃之腰腰 一尺七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你~(闭嘴)

 

先说本子的外观。沉是第一反应,暴力手撕快递以后,哇

大开本,烫金工艺。半透明硫酸外封上浮着金字书名,模糊透出双封面上由枪、高楼、股市、山、古堡构成的cp人物剪影头像,黑色燕尾剪口丝带安静夹在烫金书口——实物比宣传图美一百倍,像极了洛基会在卧室里放的书。

洒金特种纸之后是硫酸纸扉页,仿佛从公路上跃起的鲸鱼,一鳍下是两位作者的名姓。十二个章节以十二个赛车术语命名,每章节都配有大幅章节插画和BGM。

我拍了图传给朋友看,朋友咋舌感叹“奢华”(和兰博基尼这对cp名一样),我感叹用心和好品味。

 

Shoot love, 开篇张力十足,剑拔弩张。拉郎很有趣的一点,会格外注意哪一个开头,哪一个故事情节,轻轻推动着他们走到了一起。

所以,拥有国际通用农机驾驶执照的密林大公瑟兰迪尔突突突驾驶着拖拉机轧上洛基金属墨绿的兰博基尼车前盖,作为读者我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大笑出声。两个毒舌刻薄的人撞在一起火星四溅,言语相冲和肉体相搏两不相让,精彩!而两个当事人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对方长得好看(漂亮)”

我默默的想了一句,开个房吧。

 

第一章太漂亮了。情节顺滑,理所应当。

换一个人,不会被别车之后找回来还戏弄他人。换一个人,也不会从容坦然的开着拖拉机就上路。你看,小模特大惊失色的跑了,洛基却踏在车前盖和拖拉机里的瑟兰迪尔正面相争叫嚣。(一个画面就能显出主角的性格)

 

一次警局,一次宴会。

好了,本文里我最爱的句子出现了“他的确是不爱她,但并不妨碍勾引她来爱他。洛基的心底祭着一处深渊,投入多少爱都填不满。”他需要别人的爱意,像饥渴但不言明的守财奴,只进不出。

好玩的事就是让这样的洛基对上了瑟兰迪尔。而瑟兰迪尔有个特点,坦然,所有的事情由他做出来我都不奇怪。做什么都理所当然,仿佛天生就是白纸黑字的道理。

他直白戳痛洛基对索尔的嫉妒,也直接刺破洛基在警局时对自己的欲望。而且坦然的温柔,我喜欢你,自然对你好。

他看得穿,拿得住,给得出。瑟兰迪尔用对洛基来说少见的“好奇,温柔,征询的面孔”告诉洛基,在他面前无需作伪。

 

洛基才不是,他别扭。喜欢也要绕108个弯。我们往往喜欢那些与我们的理想自我相像的人,即那些拥有我们期望得到却并不具备的品质而且极其微妙。他们既互补又相似,镜像、倒影、理想自我。

直球打弯,一打一个准,直打的人心神不宁。邪神长睫毛刷过密林大公手掌心的那一幕看的人心软。

忙于自毁的洛基,他忙于将自己推向整个世界的对立面。洛基不是生来就铁石心肠的。只是洛基做得再好,也无法改变老奥丁森对对血缘情分的执念和那混乱枪战的事实。你看他对芙丽嘉、对简的柔软,大概也印证了后面他对瑟兰迪尔的态度。

 

 

两场比赛之后,迷幻声浪里贴身舞动。

身体里沸腾的血比声浪还高声。

张力,物理学名词。物体受到拉力作用时,存在于其内部而垂直于两邻部分接触面上的相互牵引力(我百度的)。如果以我来理解:张力,已知将要发生的事还未发生。

火烧了个通透。铺垫的好,弓拉的满,这场性爱燃的尽情尽兴。

 

身为读者,乐呵呵喜滋滋看着两个人在赌场调情,像中学生一样躲避芙丽嘉,恋爱谈的风生水起蜜里调油。连索尔和洛基看起来都“兄弟情深”,开着彼此都熟悉的玩笑。直到第五章节时,洛基棋盘上的第一步开始走动,收回了几经易手的地产,重新回到劳菲森名下。

 

当瑟兰迪尔从作品的灵魂中认出洛基并向他抛出橄榄枝后,如果是简单的甜文,大概就此在多些便可以结束了。但是显然,作者同洛基的“野心”都不止于此。身为劳菲森的孩子,冰凉的蓝色血液才是应该流淌在冰霜巨人的身体里的。

夹杂在阴谋和复仇中仍然顽强生长的爱情,两个人对其他人有多冷血,这份爱情就显得有多么珍贵。是危险来临前的预警,是自曝其短的舍身相救,是半壁家产,也是毒药的真相。

 

 

洛基永恒的话题是他的出身,以及索尔.奥丁森。两兄弟关系也影响贯穿着整部文。索尔已经写在了他成为洛基.劳芬森的每一步里。而瑟兰迪尔第一次戳破洛基对索尔的嫉妒应该是第一次真正碰到洛基的内心痛处。

三个人的关系是绕不开的藤蔓。比如看索尔和瑟兰迪尔合作,还有葬礼上想挥拳相向的时刻,冲突最能展现人物矛盾。比如看到索尔在芙丽嘉死后,对洛基那种失望的愤怒,就贾维德那种货色,也配和洛基成为盟友?

而这三个人,排列组合般每两个人都有着相似与不同。

索尔心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自然理解不了一句话都要拐着几个弯的洛基,他是天生的金鬃狮王,他相信每个人都是善良的,有火般热忱,光般坦然。而洛基恨索尔有宽容的资本(这句着实打动了我,我从未想过这个角度)所以,索尔每一次的“宽容大度”都不能挽回幼弟,而是加深隔阂,而他越真诚越得其反果。索尔有时候难以意识别人内心世界变化和自己的联系所在。比如他和简的争论。

而同理心和共情感有些是天生的,更罕见的是因为极其相似的经历才引起的事件共鸣。完全陌生并不存在,因为我们都有同样的孤独。现代心理学认为人的多数问题都来源于内心深处,焦虑、不安全感、缺爱、孤独等情感。而足够打动人心的信任真诚和交付的真心,在后文中屡次被验证(且屡次甜到不可思议)。

瑟兰迪尔与索尔最大的不同,那双蓝眼睛没有日光,只有冰。瑟兰迪尔在某种程度上糅合了洛基的想象和他自身的影子。

 

瑟兰迪尔和洛基当然是主线,主角出色,配角居然也写的有声有色。各个着墨不多却都有鲜明特色,“脸盲症”如我,也能把每个人都分得清清楚。

莱格拉斯这个小团子,太可爱了吧!(想组团去默克伍德偷叶子去)

还有陶瑞尔,年轻的红发姑娘,在病床前落下的眼泪,是她和瑟兰迪尔这位“惨无人道压榨劳动力”雇主情感的最好证明。

 

再说霍尔德、巴尔德以及芬里斯。

索尔和巴尔德,兄弟之间有多么的相像,爱着这个世界。他们都因为兄长和幼弟之间的事情而暗自愧疚,索尔对巴尔德也格外上心,试图弥补。然而两位长兄给予的补偿,就像那台在车库落灰的车一样,看起来光鲜美好,实则全无用处。

当芬里斯和巴尔德彻夜长谈成为“朋友”的时候,索尔和巴尔德在另一边出海扬帆交心置腹。多么奇妙有趣的对称。(而这些谈话的背后都有洛基的影子,尽管谈话中有心无心的都没有提到过他的名字) 我甚至觉得连芬里斯和巴尔德成为朋友的那一幕,都和洛基和芬里斯相识的那一幕如此相似。

 

“他或许自己都未曾意识到,内心深处渴望着巴尔德白璧蒙尘,他们俩在母亲子宫里呆到足月,又自幼扶持,基因和血脉也不该叫他们差异悬殊,霍尔德是暗影丛生,巴尔德怎么可以独自光明耀眼。

肮脏的小秘密才是亲昵的另类枷锁,而链条两端的你我不可分割。”

这段是两个兄弟关系的写实,大概也会是另一对奥丁森兄弟关系的映射。

 

 

看到“榭寄生”事发,人人反应均不同。洛基主动去找瑟兰迪尔,有计谋成功的喜悦,恐怕也有炫耀,骗子也是要有观众的。索尔力保巴尔德,是他心思本就善纯,说出“我相信你,又能怎么样。”一个沉稳家主的雏形有了。

而“兄弟”四人坐在奥丁森的老宅子,光是喝茶就写的有趣。霍尔德先尝了一口确认干净才递给巴尔德,一是他不信任洛基,二是他习惯了保护兄长。索尔一口气喝了大半杯,心思磊落,单刀直接入题,问出声来。

邪神事事谋划,偏偏没算到索尔,他不肯放弃巴尔德,就像索尔也不肯放弃他自己一样,事到如此还“愿意原谅”洛基。这让我想起了电影里索尔抓住他幼弟的手臂“Come Home”好像洛基做的这一切都不存在一样,反而能激起洛基滔天的怒火(索尔真的是“知道”如何能最大限度的激怒洛基) 恨他的原谅,恨自己的被忽视,恨他原谅的资本,新仇旧恨,一把大火全烧光了才好!

邪神也不能事事如意,洛基也没有算到巴尔德根本没有打开过那些邮件。

反倒是拐了两个弯才促成这件事。

因为配角是自由的,

“把卫星推上轨道,它们就会按照预定的轨道自己运行——人也一样。”不仅仅是芬里斯自发的暗中行动,也是两兄弟的旧有习惯相处模式和新萌发想亲近却无从下手的亲情共同造就的。

人物写活起来了,在自由的行走。

 

 

结局有些出乎意料,但仔细想来,作者们必定是怀着对基神的热爱,才给了他一个最好的结局。和芬里斯所想的一样,复仇成功对基神来说,很爽,但并不是最好的结局。如果不是名姓劳菲森,洛基根本犯不上劳心劳力的谋划复仇,老一辈的恩怨需得上一辈的人来终结,老奥丁森恐怕也是这般作想,如何开始的就如何结束吧,让同一把手枪解决这一切。      

人心是变化的,棋子是不是甘心做棋子,被复仇的有怎么会坐以待毙。

复仇的火焰燃烧时火光太盛瞧不出对奥丁森别样的情绪,不论如何,邪神总归是心里留存着善念,看到丧命两兄弟的短暂失神和扑开老奥丁森的那把枪,本能反应才来不及无法掩饰。

尘归尘,土归土。不管后续如何,奥丁森之于劳芬森,算是两清了。翻新的仙宫也不再有洛基的存在。

人物符合逻辑。两个人的悲剧。索尔的成长,明白自己从前对于人性有多不了解,就像他从前不曾真正了解过洛基一样。

 

两个人相爱特别有意思的一点就是当两个人深爱的时候再回想当初的陌生、冷漠、甚至不喜,总有种难以置信恍若隔世的感觉。不如就回到那一刻在感受一下吧。

 

最后一章,章节名是起始点,隐居于世然后被寻到的洛基,开始的那句话也是结束的那句话,被珍藏的卡片还有彼此“交换”的蓝色碧玺和驯鹿胸针,在干燥的沙漠里拥抱,大概没有什么可以再让两人分开了,他们在这段历程中无数次证明了自己像平凡人一样的心软、担心还有爱。

 

在干燥的沙漠风中,有鲸鱼的歌声传来。

 

 

 

我不是个话多的人,写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是书评还是我自己的臆想。言之有物才会言之不尽,有余白,才让我如此话痨。两位作者写出来迄今为止我心目中最好的最符合性格的那两个人,最符合他们两个人的爱情,soulmate.

 

番外里,作为书外人的上帝视角,看到他们的命运早在这个故事发生之前就已经有了交集,是一件微妙而有趣的事情。仿佛是他们是命中注定的佐证,但番外又没有让他们发现彼此曾经相遇过,没有揭露反而更有趣了,即使你不知道,这也是发生过的。

 

提到鲸鱼你会想到什么,

孤独。

从未知而神秘的海洋中游戈,在冰川之上与海洋之下。

鲸歌,接收到特定频率的声波赫兹,像是偶然看到却长铭于心的密钥,得以解开别人读不懂的心意。无法被接收的特定频率的声波赫兹。仙宫大厅的是他梦境的寒冷与温暖。瑟兰迪尔的眼睛是冰封千年的蓝色梦境,像洛基的梦境。

 

还有很多有趣的小细节,比如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变成落魄贵族紧追学霸,看到这一句真是乐不可支。 比如莱戈拉斯曾经觉得父亲面容上有一粒小小的痣,那应该是取自于演员的梗吧。发现这种细节总是能让人会心一笑。(发现我的repo越写越长的原因了吗,因为里面有太多的小细节和大构造可以拎出来讲)(难以想象我居然写了4000字,而且不是因为强行止住还会写的更多。)

 

 

 

拿到书以后,我慢慢地把文章从头到尾读了一遍,读完以后是长长舒了一口气,满足和开心止不住。

至此,跟着行文大笑过,紧张过,心塞过,感动过。感谢两位作者带来的这个长长的故事。不仅仅是作为cp喜欢他们,自有行文的魅力在里面。

很想站起来然后说一声,多谢款待。

 

多谢款待。


评论(7)

热度(12)

  1. 琉璃柩极宴 转载了此文字
    作为的一个(效率如此低下的)码字人士,能收获好读者和这样一篇repo可以说是太幸运了。 这个本子的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