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柩

悠悠sama的文、音乐和其他
又拆又逆混乱邪恶特别挑剔

银英之于我——看DNT产生的一些碎碎念

 第一时间准点追番这种事,很久没做过了,这次的银英新版动画却一集不落,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几个月。

大概这就是情怀吧。

从头到尾读完《银河英雄传说》竟已是十多年前的事,因为这部书我第一次与网上认识的伙伴结为朋友,我的qq好友列表中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有一个叫米达麦亚的人。而我也第一次注册了论坛账号,学会了如何看帖和发帖、参加网络活动,那时候这还是件很酷的事。

那时我还是个孩子。

银英大概也是我读的第一本不那么“正经”的小说,它与通常意义上的长篇小说作品不同,虽然当时还几乎没有轻小说和网文的概念。

它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和几千册漫画一起把我从堆满了名著的象牙塔里拖下来,帮我开启了丰富绚烂的现代生活大门。

 

这部书是年轻化的、唯美的,也很适合青春期的孩子来看。人物几乎等同人设的平板化塑造非常类似动漫和游戏,而是否对书中人物反复进行直白的、有关美丽容貌的描述,几乎可以成为判断轻小说/网文和一般严肃向文学作品的其中一个标准。

而我自己写东西也几乎经历了这么个过程,从必须详细形容主角如何英俊美丽到开始写得隐晦,到把过多的描写删掉,因为让(更成熟)的读者感受到某人的魅力,通过反复歌颂他的脸如何帅实在是一种不够高明的手段。

银英中的主角团都是年轻的、美型的,以至于他们到30岁就会死去,当然我自己也把波布兰那句30岁之后便逆生长的台词用作qq签名了很长时间。

 

我对它的感情是复杂的。

 

虽然时间过去的相当久了,很多情节我早已不再记得,但当年我读它的感觉仍在,这种感觉延续至今,尤其是当我在一条新动画的评论下面看到了这么一条“这部书当年差点让我产生了性别认知障碍。”

看来是有和我同样感觉的人,当然我不会有什么障碍,但那种不适却一直存在——这部角色丰富的长篇小说中,女性角色屈指可数,而她们几乎无一不在扮演着某人的女儿和某人的妻子。

作为太空歌剧文中的科幻成分可以忽略不计,战场上排兵布阵战术的平面化与古代战争无异,三足鼎立的架势也似曾相识,毕竟作者本人迷恋古典的英雄人物同时又是中国历史爱好者。但古代战场上要厮杀搏命,肉体力量是不可或缺的东西,而到了宇宙中肉身小的如同尘埃,做什么全凭脑子,这时领兵的诸将里竟然还是没有一个女人。即便是在古代的汪洋之上,女海盗引领着船队称王称霸也不算猎奇,而书中无垠星海万亿人类,无论自由世界或者独裁皇权,女人最后的归宿就是给某人生个孩子,或者做个某人的遗孀。

所以当年还不是一个腐女的我对作者那痴迷于描述男人的美貌和两个男人之间不可分割的灵魂伴侣关系、男女之情却很寡淡(或者说让我觉得是不对等的),部分男性角色还经常发表各种50-100年前常见的性别歧视言论,感到有点迷……不过那时我也不是太在意这个,因为让我最兴奋的部分是对各大战役的详细描述,看得我欲罢不能废寝忘食,而每场战争中间的部分我看得很快,后期甚至有点囫囵吞枣的意思了。

当时有人问我看得是什么书,我说就是讲打仗的,对方说,女孩子为什么喜欢看这个。

呵。

 

当然那时我也进行了一些抵抗,比如创作个原创女主,和书里的男人们一样有聪明头脑和魔术手段,英年早逝且孑然一身。当然,她还要锤爆皇帝的狗头(。对,天然我对小莱没啥好感,可能是因为他实在太杰克苏了。

相对于平板的人物塑造我还是更能接受稍微复杂一些的角色,恩,比如罗严塔尔。于是当年的少女也yy过一个被他爱上却没有真心爱他最后还把他卖了的女舰长该是多么有趣的设定,当然,那是不可能的,本作中所有有头脸的女性都是贤妻良母,丈夫身后的大和抚子。

 

说了这么多当然我对田中先生本人没有任何意见,我也看过他的其他很多作品,我感谢他的笔耕不辍,也感谢他带给我的一切。至于书中的政治观点和有关人性的内容,此处无意与别的架空历史类作品比较,因为它们可能就不是一个类型的书籍,而书中传递的东西反映着作者的成长环境、视野和价值观,它同时也在被作者所限制,这里就不做论述了。

 

旧版动画虽说很还原原著,但说实在的不太符合我心目中他们的形象,所以只零散看过一点,新版人设和画面就要舒服得多,泽野弘之的配乐也加了不少分。但总体来说新版制作的还是比较保守,大量精简了剧情,却没有什么更新鲜的东西注入(怎么你还真幻想有个女上将吗),在科技方面也没进行突破和想象,当看到大家还驾驶着和现在差不多的车用着差不多的手机以及18世纪街景还是感觉有点怪,当然保守也是一种保险,是我要求太多了。

大概是出于情怀或者说由于它曾对我的影响,我对这部作品的影像化,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期盼,虽说这些年没过去那么强烈了——我期望它能成为一部国际化的、大气磅礴的作品。说白了就是让诸多西方人角色的言行举止是西方式的,让故事在整体包括人物的言行上不仅仅是东亚感的。不至于把西洋人物的形象带入就会产生一种奇怪的错位感,尤其是当你比较熟悉欧美小说和电影的时候。所以当我看到种种设定剧情以及女性角色两手交叉放在身前做出典型日式动作时就只能用微笑来面对,大概它本来也不是我曾经想象的那样。

 

所以看动画的时候我依然还是喜欢战争部分而恨不得在其他情节上快进……不过通过精妙形容而表达出的引人入胜的战术反映到动起来的画面中时就显得局促、单薄以至于简陋了,在互联网的时代甚至会觉得充满bug,虽然我仍旧看得很开心。说到底这是一个属于过去的故事,如果这部太空歌剧和星战一样设定在很久很久以前,或许比设定成人类的未来世界更合适吧。

 

不论今天的世界如何,无论我对它的认识发生了何等变化,《银河英雄传说》在我的成长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怀念它,也感谢它。

 

 

于是,all莱的tag是什么呢?(被当年的自己疯狂打脸)。


评论(4)

热度(7)